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期刊简介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教育科学》简称《教育科学》杂志国内统一刊号:50-9207/G;国际标准刊号:1671-5551,由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主管,重庆维普资讯有限公司主办。是出版广电总局备案的学术教育综合类期刊。维普网全文收录。本刊坚持打造精品栏目、突出创新教育、服务教学工作、推进教...>>更多

课外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课外天地

教育科学何以可能
信息来源:《教育科学》杂志社唯一官方网站 发表时间: 2022/3/5 阅读数:328

教育科学何以可能

[摘要]为了能完整地理解教育实践,我们需要独立的教育科学。只有找到可重现的研究对象,教育科学才是可能的。教育现象、教育事实、教育活动和教育问题都不是教育科学的研究对象。教育科学的研究对象是教育系统。教育系统是一种抽象的多层次信息网络系统,它由一系列课程系统组成,课程系统由一系列教学系统组成,教学系统是教学信息在教师、学生和智能媒介之间流动的闭合网络。以教育系统为研究对象的教育科学,旨在探索教育系统的运转机制和整体特征。教学系统是最微观的教育子系统,它的发现源自教学设计理论研究。我们提出了教学系统的IIS图分析法,建构了激活量等指标用以描述教学系统的整体特征,并在此基础上展开了初步的教育科学研究。更加细致的教育科学研究有待于在教育科学层次上的系统建模的广泛运用。教育科学已经不再是“是否可能”的问题。教育科学已经初露端倪。

[关键词]科学;教育科学;教育系统;IIS图分析法

科学在实践中自有其功能和地位。如果教育实践无论如何都不需要教育科学,教育科学即使被构建起来,也无用武之地,因此也就没有必要去思考教育科学何以可能的问题。科学的最基本功能是解释,即理解。人类的教育实践是一项复合型实践,因此理解教育实践需要多门科学知识(当然也需要哲学等非科学类知识),比如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史学等。如果这些已经存在的科学知识集合在一起,在理论上足以覆盖教育实践中的全部问题,那么独立的教育科学就是多余的。可是情况是,这些已存在的科学都是一种与教育无直接关联的知识,只能提供从各自视角出发的、泛泛的、与教育目标无直接逻辑联系的局部解释。由于这些科学之间缺乏统一的理论逻辑,将这些解释组合在一起也无法构成对教育的整体解释。因此才会出现无法完整地理解、解释教育生活[1]的问题。这些科学不是为教育而生的,它们各自揭示了人生成的规律、社会交往规律、信息传播规律等,但它们不负责揭示教育规律。将它们合在一起,也不代表教育规律。我们认为教育规律必须回答教育手段何以达成教育目的这一问题。很明显,这种教育规律实际上是在揭示教育实践活动中的某种内部机制。所以,我们不能将教育科学看作是教育XX学的简单集群。我们需要独立的教育科学。

将针对教育的某些“正确”论断组织起来,并不能直接构成教育科学。科学虽代表世俗世界中的真理,但科学理论的基本特征还不是单纯的“真”或“正确”,而是可证伪性。科学理论中的每个命题都是经受住了曾经的证伪而获得了真理地位,而且一直存在被再度证伪的可能。科学也不是一种普适的方法,可以用于任何领域、内容和目的。认为科学方法可以普遍用于人类实践的立场就是科学主义。很多研究领域属于思想领域,只能思辨与说理,非要“实验检验”则贬损了那些思想。但那些思想也无需冒科学之名。

教育学文献中很多关于教育的论断看似正确,但缺乏可证伪性,它们与科学无缘。我们也不能将教育科学归入到社会人文科学来规避这个可证伪性。我们有必要思考,为何自然科学、社会人文科学都被称为科学呢?这不是因为学术共同体承诺的科学精神和态度,而是因为它们都以主体间可证伪的方式构建自身。科学的基本特征就是基于经验事实的主体间可证伪性,也即基于经验事实的主体间理性。[2]科学既是特定方法所产生的特定知识体系,也是产生特定知识体系的特定方法,是知识与方法的统一。[3]

[参考文献]

1]石鸥.艰难的发展——被边界困住了的教育学[J].高等师范教育研究,1999,(2):21~26.

[4]杨开城,李向荣,张晓英.论教育研究的科学性问题[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10,(5):66~71.[3][6][7]杨开城.教育学何以成为坏理论[J].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14,(5):24~33.

[5]贤项明.教育学作为科学之应该与可能[J].教育研究,2015,(1):16~27.

陈桂生.教育学的建构(增订版)[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

杨开城.论技术应用主义的教育技术学及其贫困[J].中国电化教育,2008,(8):1~3.

杨开城.教育技术学——“开发取向”的教育理论探究[J].教育研究,2004,(5):30~34.

杨开城.教学设计——一种技术学的视角[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0.

赵文娟.知识建模技术的一致性研究[D].北京:北京师范大学,2011.

[19]杨开城.教学系统分析技术的初步研究[J].中国电化教育,2007,(8):1~5.

赵国庆,杨开城.教育学要揭示什么样的教育规律?[J].现代教育技术,2015,(9):25~29.

杨开城.教育学的出路何在:创建新教育学[J].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14b,(6):26~33.[16][17]杨开城.论教育何以可能[J].中国电化教育,2010,(10):1~4.

[18]丁莹,杨开城.教学分析方法的对比研究[J].现代教育技术,2012,(9):12~17.

林凡.教学系统分析IIS图方法研究[D].北京:北京师范大学,2009.

杨开城,林凡.教学系统的IIS图分析法及其实证研究[J].中国电化教育,2010,(2):31~33.

张宁.教学系统IIS图分析法实证研究[D].北京:北京师范大学,2011.

丁莹.中学学科教学的教学系统IIS图分析法的实证研究[D].北京:北京师范大学,2013.

徐梅.教学方案IIS图分析研究[D].北京:北京师范大学,2012.

张媛媛.基于IIS图分析的教案质量评估指标体系的研究[D].北京:北京师范大学,2014.

杨开城,张媛媛.基于IIS图分析的教案质量评估指标体系的构建[J].中国电化教育,2015,(1):124~130.

郑兰琴,杨开城,黄荣怀.基于信息流的面对面协作学习交互分析方法的实证研究[J].中国电化教育,2013,(11):30~35.

于俊辉.基于角色分配的在线协作学习交互效果的评价[D].北京:北京师范大学,2015.

郑兰琴,梁妙.教师指导对协作学习效果影响的实证研究[J].电化教育研究,2014,(8):89~94.

郑兰琴.协作学习系统信息流时空特征的研究[J].远程教育杂志,2013,(5):51~57.

 

360 百度 中国知网 全网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