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期刊简介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教育科学》简称《教育科学》杂志国内统一刊号:50-9207/G;国际标准刊号:1671-5551,由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主管,重庆维普资讯有限公司主办。是出版广电总局备案的学术教育综合类期刊。维普网全文收录。本刊坚持打造精品栏目、突出创新教育、服务教学工作、推进教...>>更多

教学实践

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实践

海先生讲学记
信息来源:《教育科学》杂志社唯一官方网站 发表时间: 2022/4/7 阅读数:270

海先生讲学记

摘要戊戌变法期间,康有为多次上书光绪帝,提出了看起来相当“西方化”的改革建策;梁启超在《时务报》《知新报》上发表大量政论文章,宣传以“西方”的样式改造中国社会。然读康有为的著作,感觉恰是相反,仍是中国传统的思想;梁启超亦有类似的著述。由此而试图具体说明康、梁学术思想与政治思想中“中学”与“西学”的成分,采用了解剖级的量化分析,以能判断其底色。

关键词康有为;梁启超;中体西用;万木草堂;《桂学答问》;《读西学书法》;湖南时务学堂

万木草堂讲义》,记录了光绪二十三年(1897)康有为在万木草堂的讲演内容。原件无录者姓名,似为康家的旧藏,由康氏后人捐赠给上海文物保管委员会。瑒瑧该件未经整理,篇目为七:

“七月初三夜讲源流、中庸、讲王制、讲文源流、讲大学、书目、百官公卿表”,也没有讲西学的专节专论。康在讲授中涉及西方或西学的内容,少于黎祖健所录《万木草堂口说》,多于张伯桢所录或整理《康南海先生讲学记》《南海师承记》。由于此类内容分量不多,故全录于下,并加简注:

“天文镜近六百里。地从日、火星出。”“洪水者受天地之湿而成,非忽然而有。地之出约五万岁。”“洪水之后,人、物生焉。至禹而定天下之始。通考地球自禹时始。地球由昆仑大初起而定。

“汉朝与罗马同。康先生作《万国同风考》。”“印度七千里平田。泰西三代:巴比伦、希腊、埃及。”“印度祭祀于夭祠。重巫犹是太古之俗,乡间甚盛。君挟民权,巫挟神权。种族、言语倶从印度出。”“波斯太阳教不存。孔子者,火教也,以太阳为主。

“礼拜七日极奇。《易经》七日一来复。血气七日一变,孔子时已知此义。”“罗马废闰月。泰西废闰月八百年。天文历算日氏讲。”“印度、埃及文字象形。

“希腊变出十二国来。欧洲风俗之变自希腊始。罗马以来未有国王,全世家执事。希腊立九王,此读书家不通之故也。”“通泰西无立城之例。”“欧洲之政皆自希腊始。泰西之文学、治术、技艺诸门,皆自希腊始,与诸教无关,不关各国。”“议院之艺,疏伦所例。”“泰西诸教到希腊时并出。”

现泰西三年丧,通罗马旧制皆三年丧。”“外国皆三年丧,通罗马六年丧。”“三代全行西派,以短衣为尚。”旦制天文镜可移日在六百里。”“孔子立男女之制,极仁

天下也,娶异族之义甚大,至今中国皆赖之。”“人中之微生物,三十三万之显镜可打出。”“孔门专讲类字。波罗斯、土耳其皆孔子之教。

“外国称中国书至称《孟子》。”“耶稣近于墨子。”“墨子正开西学派。墨子专言物理。欧洲甚行墨学。”“墨至仁者也,以算学来讲道理。”“泰西最赞中国科举之制,中国立科举先于泰西千余年。”“外国宫室年换新。”“外国见师始见君不拜,贤贤也,七日一见师,跪。袖经跪读。”“马夏析不立主,以君而兼师。”“亚洲之俗,见君全用跪。俄国半跪礼,即兼亚洲。日本改法作半跪礼,乃金朝之礼。欧洲见人君不跪,惟见师乃跪,贤贤也。

“罗马之时,耶氏大行。耶氏是开新教。耶氏翻《摩西》,无条不是出于佛学。

“外国亦创‘已泰’之学,皆发挥未来之事。”(以上见“七月初三夜讲源流”)

六宗是耶教十字架,然不如吾教之精微也。”“泰西无四时。印度行三时。”“通泰西无城。”“外国攻孔子言知生不知死,谬矣。”“未有火化,今中国鱼生是。泰西皆用火化。”“中国十二律。泰西廿四律。”“乐以人为主,泰西考色有七。”“男三十而娶,女三十而嫁,泰西犹行之。”“今(合)男女当年德,今泰西行此义。”(以上见“中庸”)

“德国亦有公、侯、伯、子、男爵。”“外国虚爵,本朝王称其子,本金朝之旧。外国或称苏丹,或谓之沙。”“英人考之,谓一人有二亩田极好。化学日出而地之物加倍,其权在人操。”“用金,太古之制,外国用之。”“外国全用孔子制。英国君主三十余万两,宰相五万两。”“外国之冠高行天统,本朝亦如之。”“外国之官皆几千。外国民主外行步行。”“外国行助法,本朝行贡制。”“外国‘度地居民’。”“法国制例与《王制》全同。”“外国治国,用孔子之制也。‘司会以岁之成质’,今英、法各国行之。”(以上

讲王制”)

“外国话五十三度,广东三十度。作文四六,作诗五七。欧洲二十字句。”(以上

讲文源流”)瑓

“《生利分利》,今李提摩泰《富国策》,皆本此义。此谓‘知本’二字,无误文,此谓知之至也。”“‘生财有大道’,发出一部《生利分利》《富国策》来。”(以上见

讲大学”)

“羊皮书,外国有之。法国书四万余卷。罗马同中国六朝甚相合。六朝淫乱,比唐朝尚过之。读史宜知国政民俗。”(以上见“书目”)

明时倡折色之说,人大攻之,今泰西皆用折色。”“稷播百谷,是西农部尚书。”

“‘作纳言,出入帝命’,是议院所起。”(以上见“百官公卿表”)瑓瑤

以上引文,我未用缀录的方法,而是按照原来的顺序,摘录排列,以能更清楚地看出康有为的思想脉路。《万木草堂讲义》篇幅较小,大约有三万余字,以上引文不足全书篇幅十分之一,是比较低的比例关系。再从质量来看,不难看出康有为西学程度亦低,且多有错误。“地顶说”、“洪水说”,康依旧在讲,分量已大为减少。奇闻逸事的“西洋景”,康依旧在讲,如“三十二万之显镜”,“化学日出而地之物加倍”。由于记录过于简要,有些文字难解其意,如“孔门专讲类字”,“外国话五十三度,广东三十度”。康仍在使用中学(主要是儒学)的观念来解释西方的各种制度,如“司会以岁之成质”,“作纳言”。康仍在使用中西学互通的理念来解读西方的“礼教”与学术,如“外国皆三年”,“欧洲甚行墨学”。在一些领域,康将“外国”(欧洲)描绘成合乎儒家理想的状态,尽管他没有见过,如“见人君不跪”“见师乃跪”,“今(合)男女当年德”,“度地居民”。对于基督教与佛教的关系,康的说法相对武断:“耶氏翻《摩西》,无条不是出于佛学”;“六宗是耶教十字架”。对于孔子的地位,康的说法绝对武断:“外国治国,用孔子之治也”。

在以上引文中,康有为提到了三种书:第一种是康自己写的《万国同风考》,说明中外在历史、制度乃至思想的相似性,甚至相同性。梁启超在湖南时务学堂授学时,对得意门生戴学礼也提到过此书(称书名为《中西同风考》),并介绍过其中一篇的内容。瑓瑥康的中西学互通的理念,由此可以得到证实。第二、第三种分别是李提摩太(TimothyRichard,1845-1919)的《生利分

利之别》和法思德(HenryFawcett,1833-1884)的《富国策》(ManualofPoliticalEconomy)。

康之所以提到这两本书,是因为李提摩太在《生利分利之别》卷二中称:

“《大学》:‘生财之大道,一曰生之者众,一曰食之者寡,一曰为之者疾,一曰用之者舒。’盖历亿万千年、统五洲万国,凡言利者,胥准此矣。

参考文献:

《论戊戌变法时期康有为、梁启超的政治思想与政策设计》,北京:《中国文化》,2017年春季号、秋季号(总第45、46)连载;《论戊戌时期梁启超的民主思想》,上海:《学术月刊》,2017年第

4;《戊戌时期康有为“大同三世说”思想的再确认———兼论康有为一派在百日维新前后的政治策略》,长春:《社会科学战线》,2019年第1期。

②参见拙文:《再论康有为与进化论》,上海:《中华文史论丛》,2017第2期。

③康有为:《我史》,姜义华、张荣华编校:《康有为全集》,第5集,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63~65、67、88页。

④参见拙著:《从甲午到戊戌:康有为〈我史〉鉴注》,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

⑤光绪二十四年(1898),康有为进呈《日本变政考》,其“译纂《日本变政考》成书折”:“臣二十年讲求万国政俗之故,三年来译集日本变政之宜”。

(《杰士上书汇录》卷一,孔祥吉编著:《康有为变法奏章辑考》,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8年,第

186)康在《日本变政考》第二次进呈本《序言》中称:“乙未和议成,大搜日本群书,臣女同薇,粗通东文,译而集成,阅今三年……”(《康有为日本变政考》,卷一,北京:紫禁城出版社影印本,1998年,第4)康两次都说明此书的编写于光绪二十一年(1895)之后,用时“三年”。《日本书目志》的编

写,后将详述。

⑥光绪十七年(1891),康有为与朱一新论争,谈其接触西学的时间与资料来源:“以仆言之,少受朱子,学于先师九江先生,姁姁笃谨。然受质颇热,受情多爱,久居乡曲,日日睹亲族之困,饥寒无以为衣食,心焉哀之;又性好史学,尤好《通考》、《经世文编》之言制度,颇慕王景略、张太岳之为人,倜傥日足。然伏处里闾,未知有西学也。及北试京兆,道出香港、上海、天津,入京师,见彼族宫室、桥梁、道路之整,巡役、狱囚之肃,舟车、器艺之精,而我首善之区,一切乃与相反,□然惊,归乃购制造局所译之书读之,乃始知西人之政教风俗,而得其根本节目之由。昔与延秋、星海未尝不极论之。及在都,与伯熙、仲弢、子培诸公皆昌言焉,且以告屠梅君侍御,屠君嘱开书目而购之,并代上《请开铁路》一折。

(《康有为全集》,第1集,第323)“九江”,朱次琦。“延秋”,张鼎华。“星海”,梁鼎芬。“伯熙”,盛昱。“仲弢”,黄绍箕。“子培”,沈曾植。此信早于

《我史》七年,明确说明他接触西学时间是“北试京兆”,所获书籍是“制造局所译之书”。又,康于光绪八年(1882)、十四年两次入京参加顺天府乡试。

⑦参见王扬宗:《江南制造局翻译书目新考》,北京:

《中国科技史料》,1995年第2;乔亚铭、肖小勃:

江南制造局翻译馆译书考略》,沈阳: 《图书馆学刊》,2015年第7;王宏凯: 《京师同文馆译书史

略》,北京:《首都博物馆丛刊》,1994年。江南制造局译书涉及到政治学等领域者,以光绪二十四年(1898)及以后为多。

⑧相关的研究,可参阅梁元生:《林乐知在华事业与

〈万国公报〉》,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1978年,第99

113、136~143;李天纲:《简论林乐知与〈万国公报〉》,上海:《史林》,1996年第3;朱维铮:

康有为在十九世纪》,《求索真文明:晚清学术史论》,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第180页。

⑨《教学通议》涉及到日本与新加坡者为两条:“且

《春秋》之显孔子之功,非徒施于中国,又莫大于日本焉……于是在宋时源赖氏以大将军霸天下,镰仓氏继之,足利氏继之,德川氏继之,凡所为封建、兵刑、用人、行政皆自将军出,历六百七十六年,其天皇守府,而卒不敢易名号、废其君。今王睦仁卒得起而废之。人士咸有《春秋》之学,莫不助王,而睦仁复其故统,盖所谓《春秋》之力、孔子之道,至是而极大矣。”“曾侯(曾纪泽)日记称到声架坡(新加坡),理事官(领事官)粤人胡璇泽来见,胡不解官话,乃相与操英语问答。夫以中朝大使,而中土语言不能相语,致藉英言以为交质,此可叹息者也。今闽、广、江、浙人交臂于外国,虑其皆不相通,而咸藉夷言以通语也,其辱国甚矣。”(《康有为全集》,第

1集,第40、55~56)前者称明治天皇能够恢复王权,是《春秋》经的效用;后者以海外华人不通官话为耻。《民功篇》涉及到“西器”、“西史”者共三条:“圣舜浚川,高哉厥识。若使合修堤之费而浚川,财至足也;合被灾之人而谋浚,才至足也;购机器以取泥,法至巧也;救生民于垫溺,德至厚也;而仁人未闻留意,则经义之不足明也。”“如欧洲德、法合三十六国而为帝,意又合二十五囯而为帝,日斯巴尼亚

(西班牙)又合十四国而为帝,印度合二百四十多囯而奉英为皇。”“闻英人遏徒烈克以印度壤地广莫,深林密菁,多毒蛇猛虎,行旅阻塞,岁毙六万人,而野兽山禽之伤人者不可数,请申驱兽之赏,独用先圣之政。”(《康有为全集》,第1集,第73、79、81~82)前一条歌颂舜浚通河川的功绩,其中“购机器以取泥”,从康有为日记来看,有可能指西方机器;后两条康以西方历史、印度现状来证明黄帝、尧的功绩。

⑩若以极其宽泛的概念为标准,《康子内外篇》亦

涉及西学”:谈到了显微镜、望远镜、地圆说,谈到了传教士伟烈亚力(AlexanderWylie,1815-1887)和希腊数学家欧几里得、亚奇默德(阿基米德),也谈到了“中国之圣人以义率仁,外国之圣人以仁率义”。在《地势篇》、《肇域篇》中,康谈到“地顶说”:一、昆仑山及相应的地势,“故孔子之教,未尝远行”;佛教、伊斯兰教能倡行,于地势相关。二、泰西之学出于印度,“近者,里希勃斯开苏夷士河。地中海水泻而东来,泰西之政教盛行于亚洲必矣。亚墨利加洲山川面向于东,有朝宗欧洲之意,此欧洲之教政所以操柄风行于美洲也。”康后来在万木草堂讲学时,对“地顶说”有着更多的叙述(后将述及)。康提到的墨西哥、秘鲁考古发现,使人怀疑该著的写作时间,或后来康又有所修改。值得注意的是,康在在《阖辟篇》中强调君权的作用:“……故居今日地球各国之中,惟中国之势独能之。非以其地大也,非以其民众也,非以其物产之丰也,以其君权独尊也。”又在《性学篇》中否认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作用,强调中国孔教和印度佛教的地位:“圣人之教,顺人之情,阳教也;佛氏之教,逆人之情,阴教也。故曰:理惟有阴阳而已。”(以上见《康有为全集》,第1集,第97、103、106~107、110~112)

《实理公法全书》,《康有为全集》,第1集,第147~148、152~153页。又,“立一议院以行政,并民主亦不立”一句,意即只设议院而不设总统(“民主”)。

 

360 百度 中国知网 全网目录